ankara escort porno izle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
Home » Yip Sai Wing 葉世榮

Beyond葉世榮:不是真心的音樂我們絕不做

Written By: TOASTIES MONSTER on 七月 28, 2009 No Comment

那個年代,音樂是純粹的快樂。少量的宣傳費,普通的包裝手段,貧乏的媒體渠道,沒有打榜黑幕,沒有緋聞炒作,音樂在口口相傳中,成了流行,甚至經典。Beyond, 這支頗具傳奇色彩的樂隊,在香港的快餐文化和商業機制的摧殘下,堅持了自己的鮮明個性,就算是情情愛愛,也被他們演繹得大氣磅礡、振奮人心。他們用真情實感,用不讓自由被蠶食的決絕寫成的音樂,成了一代人的精神鼓勵,一代人的青春寫照。

Beyond

香港著名搖滾樂隊,成立于1983年,得獎無數,有很多首歌曲成為經典歌曲,家喻戶曉、久唱不衰。其間經歷了“五人Beyond”、“四人 Beyond”和“三人Beyond”時期。2000年暫時解散,2005年宣布正式解散。Beyond被公認為華語樂壇上最成功和最有影響力的樂隊之一,Beyond不但在香港、中國內地及台灣均有大量樂迷,即使遠在日本、馬來西亞等國也有大量的歌迷。

對話人/宋尋

Beyond的地下樂隊之旅

“第一次演唱會來了300多人,我們已經很開心了”

1983年,Beyond于本年成軍,組成是為了參加一場音樂比賽,演出自己作品得到冠軍,當時的成員是黃家駒、葉世榮和鄔林。1984年,他們一邊工作一邊玩BAND,偶爾在一些酒吧等地做小演出,家強正式加入了Beyond;1985年,Beyond以地下樂團的身份,向銀行貸款租下港島明愛中心,開了一場賠錢的演唱會──“永遠等待”,黃貫中加入;1986年,他們親力親為做了一張名為《再見理想》的唱片,劉志遠加入Beyond。所謂四年的“地下樂隊”之旅,他們在理想和現實的交鋒中,以無畏者的姿態自由馳騁;他們在無所顧忌的音樂世界,直抒胸臆,憤怒直接,但並不低靡。

南都娛樂:你們在1985年的“永遠等待”第一次小型演唱會,據說非常不理想?

葉世榮:搞這個演唱會是因為當時很多樂隊都是翻唱國外的搖滾樂,但是我們自己卻寫了很多歌。而且我們以前做的演出都是“拼盤”,我們非常希望有一首真正屬於Beyond的音樂會。所以自己掏錢搞了小型音樂會。雖然預留給各大唱片公司的位子都是空著的,但是現場觀眾來了300多人,我們已經非常滿足了。

南都娛樂:劉志遠加入後,Beyond是5個人的樂隊,那時的Beyond是什麼樣子的呢?

葉世榮:我們開始的時候是我跟黃家駒組這個樂隊,後來加入另外兩位,後來整合之後就變成一個比較穩定的陣容。家駒、家強、黃貫中還有我,四個人。後來發現家駒在唱現場的時候,他需要兼顧的事太多了,要彈吉他,還要唱歌,很忙。我希望他可以集中精力在一個地方,所以就找來劉志遠,因為他在現場能彈吉他,也能彈鍵盤,音樂會變豐富一些。家駒唱的時候也會更舒服。劉志遠在編曲上的能力還是很強的,有他自己的想法,不過合作了一兩張唱片,他就離開樂隊了,和別人組了“浮世繪”。

南都娛樂:那他走了以後,家駒豈不是又手忙腳亂了?

葉世榮:我們也考慮到這個方面,所以那個時候我舉手了。我要彌補這個樂隊的不足。所以就去學習很多鍵盤電子合成的東西。其實在《大地》唱片之前,我們都不太懂電腦,只會用節排器。後來從不懂到懂,利用模本的東西放在唱片里面。劉志遠在電子合成的部分我是用節排器來替代的。所以,從某個意義來說,是我替代了劉志遠。

南都娛樂:在這一階段Beyond被視為地下樂隊,是不是因為樂隊那時候創作的音樂類型沒有後期主流化?

葉世榮:地下樂隊只是一個特有的名詞,一些沒有出過唱片,只是有一些Show的表演,都被統稱為地下樂隊。其實,我並不覺得以前我們玩的音樂風格很 “地下”,只不過是偏搖滾一些。那個時候,香港沒多少人接受搖滾樂。可以說那時的香港樂隊都是“地下”樂隊。

南都娛樂:是不是因為初期你們的音樂還帶著點叛逆頑劣和自哀自怨色彩,所以才會讓人覺得比較另類和自我吧。

葉世榮:年輕的時候肯定有相對抱怨比較多的時候。不開心,不公平,都想利用音樂去表達和宣洩。在抱怨的過程中,同時安慰自己,關愛和博愛的心慢慢地建立了,這是個必然的轉變過程。

鼎盛一時的Beyond

“不能說我們對商業化運作妥協,只是我們的想法很明確了”

1988年,劉志遠離隊,Beyond憑借《大地》和《喜歡你》,得到了香港大眾的認可;1989年,Beyond前往北京首都體育館舉辦演唱會,成為最早在內地演唱的香港歌手;1991年,他們也正式踏上香港歌手心目中最佳的演唱會聖地“紅”;1992年,Beyond結束了與新藝寶長期合作的關系,將發展重心移往日本;1993年,主唱黃家駒因意外身亡。1988年─1992年的Beyond,是最為春風得意的時期。音樂風格開始變得朗朗上口,卻不失大家風範,樂隊從地下走到了地上,擁有了一呼百應的感召力,影響力蔓延了整個時代。

南都娛樂:據傳是因為經紀人說如果專輯再賣得不好,就不能再出專輯了,所以你們在音樂風格上有所改變。正是因為慢慢的轉變,才得到了大眾的認可。那是不是能說Beyond之後的音樂更加商業化了呢?

葉世榮:我們發了幾張唱片,銷量都很一般。當時一些樂評人、歌手、樂隊都覺得我們很奇怪,覺得Beyond的音樂不商業,不主流。這也是正常的,我們組樂隊剛剛開始的時候,我們聽的音樂,受到一些外國、前衛的搖滾樂的影響,所以寫出的東西都帶有那種味道。我們不懂寫流行歌曲。後來,不能說我們是對商業化運作的樂壇妥協,只是我們當時的想法很明確,做音樂是為了讓更多人接受和認可。Beyond的歌曲旋律和歌詞內容一定要吸引人,但在編曲和彈奏上我們可以滿足自己的興趣,做得隨性些。

南都娛樂:沒有妥協過?

葉世榮:不是真心的音樂我們從來不做。

南都娛樂:1988年,你們是第一個到北京演出的香港藝人,20年前的北京,在你的眼中是什麼樣的?

葉世榮:那時有個朋友介紹說,北京的一個文化教育演出,問我們要不要演,我們就答應了。第一次來北京,覺得滿好玩的。那時候北京沒有高樓,都是平房,很多地方是農地。來看演出的觀眾不多,大部分都是抱著好奇的心態,想看看“香港樂隊”、“香港的搖滾樂”是什麼樣子的。

南都娛樂:為什麼早在1990年就出了國語專輯?

葉世榮:是為了開拓台灣市場,那時候香港都沒幾個人能把國語說好。我們幾個自己也說得不好。

南都娛樂:紅極一時的生活,和你想像中一樣嗎?

葉世榮:最初玩音樂的時候毫不覺得有壓力,因為我們只需要專注于音樂上。但開始了出唱片的生涯後,便發覺要做很多與音樂無關的事情。一般的宣傳通告又不會提及多少有關音樂的東西!最初的確很難受,覺得自己好似被迫做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。

南都娛樂:後來為什麼去日本發展?

葉世榮:我們去日本的原因是為了學習。當時香港能夠容納樂隊的空間不大了,同時又看到日本樂隊的音樂非常棒,制作技術好。我們覺得在日本,搖滾的空間相對來講會大很多。

南都娛樂:但是聽說特別不順利?

葉世榮:後來才發現日本的經紀公司,希望我們走偶像路線。就是實力派偶像。與日本監制合作,他主張在編曲上用多點華麗的元素,但我們希望粗獷些。所以上通告的時候會發生不太開心的事情,而且還要上一些無聊的節目,更沒想到會因此失去了家駒。

“後Beyond”時期

“家駒離開之後的好幾張唱片,裡面的風格很雜,沒有方向”

樂隊靈魂人物黃家駒的離世,無疑給這支樂隊宣判了死刑。三個的Beyond,憤怒與傷感交織的情緒,讓他們力不從心、常思枯竭。在質疑、批判、同情中步履維艱。2000年,三人終于分道揚鑣。雖然間或聚首重述兄弟情,抑或有爭吵之聲不絕于耳,但Beyond時代一去不返,已成了不爭的事實。

南都娛樂:家駒的離開,不僅從情感上給你們帶來了巨大的打擊,也讓樂隊的前景不容樂觀。

葉世榮:他是Beyond的靈魂人物,也是我們的老大。他的想法比較有見地,也很能說。跟我們討論問題,最後肯定是他贏的。經常說得我們三個人都怕,沒法和他吵。不過通常,家駒的決定都是正確的。所以家駒走了後,我們也少了主心骨,大家都陷在突如其來的悲痛中。

南都娛樂:有人會拿三個人的Beyond樂隊和四個人的Beyond樂隊來相比,你們這些方面受的壓力是不是很大?金字招牌是不是也特別沉重?

葉世榮:我也理解他們肯定會比。其實都無所謂,很正常。嚴格來講,四個人的時候,我們的音樂就比較寬厚,三個人的Beyond樂隊變得比較消沉一點。因為老大離開了,骨子里面有悲涼的情緒還是蠻重的。

南都娛樂:從某種程度來說,家駒的才華,會不會成為了你們三個人難以逾越的鴻溝?

葉世榮:不可否認,家駒很聰明,很有才華,創作很快,寫得也很好。同時他彈唱都很出色。樂隊其他的兩個人也很好。總之他們三個人都是音樂天才,我們就是跟著他學習音樂的制作、創作和唱歌的。不過我們四個人喜歡的東西都不一樣,黃家強喜歡英式的搖滾;貫中喜歡重型的搖滾;家駒喜歡流行搖滾;我喜歡比較電子的一些東西。所以風格是不一樣的。

南都娛樂:黃家駒離開後,你們接下來的那幾張專輯是不是有刻意想要維持他的風格?

葉世榮:我們知道維持不了的,也替代不了。我們三個走自己的路,希望延續我們的精神。所以家駒離開之後的好幾張唱片,里面的風格很雜,很多嘗試,沒有方向。我們也變得比較迷茫。

南都娛樂:所以有了解散的念頭?

葉世榮:1999年底我們樂隊就有這個想法,就是想一個人做自己的音樂,做自己的事情。正好我們和唱片公司和約也滿了。以前在樂隊里面我很少唱歌,很少寫歌。我希望把時間精力放在鼓上,幫助這個樂隊,當然,我也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被別人喜歡。所以在樂隊里面,我的作品比較少,既然自己唱歌不比其他成員好,還是幹脆努力把鼓打好。後來,我覺得用自己的嗓子去表現自己的旋律,是最直接的。當我在舞台上看到歌迷聽到我的歌曲有共鳴時,感覺太棒了。所以,我想自己做歌手。

南都娛樂:你不是曾經說過自己唱功不好嗎?

葉世榮:我在2001年發表《美麗的時光機器》以後,很認真地聽,發現自己的聲音在表達時有很大的問題。我真的很想去找個地方鍛煉,香港那個地方太小了,所以那個時候,內地深圳有很多酒吧,我就去演,去唱。後來膽子變大了,就跑得更遠了。整個廣東省,後來去北方。現在好多了。

南都娛樂:你和黃家強、黃貫中經常見面嗎?

葉世榮:幾乎沒有,很少。大家都各忙各的事情,加上我又在內地發展。

南都娛樂:有傳聞說,黃家強和黃貫中的矛盾,是因為版稅引起的。就利益上你們是怎麼分配的呢?

葉世榮:但我們是Beyond樂隊,不是誰誰誰的樂隊,所以我們演出是平均分配。創作方面,版權的收入當然是給作者。就是誰寫的版權就歸誰。而且他們兩人也沒有傳聞中那麼不和,樂隊里面成員的意見肯定是有的,這也比較正常。7月份貫中和家強舉辦了演唱會,其實非常好的,來証明他們之間的感覺仍是好的,不好是不會同台演出的。

記者手記

葉世榮的隨遇而安

在Beyond中,葉世榮雖然並不出眾,但是他的優點,也是其他幾人所不具備的。和他面對面坐著,可以隨處發現他的隨和和親切。咖啡館偶遇歌迷,也可以開開心心地聊上許久。他謙虛,從不否認自己的短處,並且虛心學習。他隨遇而安,每每提及曾經的輝煌,他都會報以淡然的一笑,然後說:“誰知道我以後不會更好呢?”他已經不再是那個黃家駒光輝的背後,沉默內向的小子了。也許這樣的功力是需要修煉的,自信、成熟、智慧、淡泊就是時間所賦予他的寶貴財富。

VN:F [1.8.6_1065]
0
Rating: 0.0/10 (0 votes cast)
VN:F [1.8.6_1065]
Rating: 0 (from 0 votes)

Popularity: 10% [?]

Digg this!Add to del.icio.us!Stumble this!Add to Techorati!Share on Facebook!Seed Newsvine!Reddit!Add to Yahoo!

Leave a Reply:

XHTML: You can use these tag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  Copyright © 2000-2016 香港只有一個二樓後座, All rights reserved.| Powered by BEYONDMUSIC| ZUGARCUBE by CAROLINE MA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