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kara escort porno izle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
Home » Beyond, Paul Wong 黃貫中, Wong Ka Keung 黃家強, Wong Ka Kui 黃家駒, Yip Sai Wing 葉世榮

黃家強駒歌觸痛 誰伴我闖蕩

Written By: TOASTIES MONSTER on 六月 30, 2013 No Comment

二十年前的今天,歌手黃家駒從高台一跌,在無數樂迷的世界裏從此不再海闊天空,尤其對家駒弟弟黃家強來說,失去了隊友,同時痛失至親,兩兄弟從此天人永別。時至今日,家強悲傷未減,每聽起「駒歌」時都會觸動深處神經,每年到了這個愁人時分,家強稱只會閉關悼念親兄,更道出家駒鮮為人知的種種軼事,逝者已矣,家駒的精神其實一直永存大家心中。

黃泉路上無老少,想不到在1993年6月30日,31歲的Beyond主音兼靈魂黃家駒從日本舞台墮下身亡,結束短暫的光輝歲月,這一跌,跌碎無數樂迷心,最心碎的必然是其胞弟黃家強。每年家駒死忌,家強選擇閉關靜靜悼念這段兄弟情,他說:「我唔出街、唔做嘢、唔想有任何舉動,自己默默喺屋企諗吓佢,太太都知。」

有時他想憑歌寄意,卻怕觸動那份愁緒,又怕種種回憶如泉湧現,尤其聽到句句到肉的《誰伴我闖蕩》,家強說:「我驚聽舊歌會唔開心,情緒波動好大,聽到佢把聲已經唔開心,好掛住佢,唱K時有人點佢嘅歌,愈聽嗰種情緒愈爆出嚟。嗰兩晚(音樂會)唱佢嘅歌我有忍住,有時情緒控制得好咪控制住,但聽佢唱《情人》、《誰伴我闖蕩》呢啲慢歌感觸大啲。」家駒走了,少了一位好哥哥伴家強闖蕩,不過家駒屢次報夢,令他覺得哥哥音容宛在:「二十年來都沖淡唔到,對我來講真係唔得,發夢成日見到佢,嗰種感覺唔同,你唔知究竟係發夢定係平時嘅生活片段。」

爆兄長爛瞓遲到

家強憶述那些年與哥哥的種種瑣事,一事一句,點滴在心頭:「佢鍾意群體活動,好鍾意去大嶼山長沙游水燒嘢食,又組團去泰國玩,女朋友都有一齊去,帶埋結他唱吓歌。」家駒被不少粉絲「神話化」,家強卻揭露他遲到壞習慣:「佢好爛瞓,永遠都係最遲到,但有次約佢早一個鐘,竟然準時,鬧到我哋三個死。之後我哋講好遲到要罰錢,有次遲一個鐘罰佢100蚊,佢嚟到唔講嘢,懶型咁掉低100蚊。仲試過去日本發展時遲到,畀日本嗰邊鬧到佢死。」

終究每個出色音樂人都有一點藝術家脾氣,家強又指哥哥曾試過「躁底」鬧粉絲:「有粉絲圍住架車走唔到,佢伸個頭出嚟鬧佢哋散開。」雖然我行我素,有時都要屈服於現實之下,最後惟有訴諸音樂,家強說:「無可避免要出席啲畀面派對,例如去人哋生日會唱歌,經理人叫我哋去咪去囉,佢聽到我呻又會同我一齊嘈,之後就寫咗隻《畀面派對》,用自己方法去表達不滿。」

昔日年少氣盛的家強亦有任性、耍脾氣的一面,不過家駒往往幫他打圓場,不加指摘,彷彿一切盡在不言中:「試過為迎合市場,日日都要唱啲流行曲,唱嚟唱去都係嗰三首,有次我好忟,活動期間走咗出去。之後返嚟阿哥喺台上話『佢病好啦,返來啦』,佢知我唔高興,無謂再話我,希望我悟到件事。」

與樂迷集體懷念

今年正是家駒逝世廿周年,家強希望能與樂迷來集體懷念哥哥,當作完成自己一件未了心事:「John Lennon老婆都幫老公搞紀念館,親人去做呢樣嘢係自然去做,我唔理人哋點睇,唔想年年做嘅嘢一樣,可能下一次會用其他遺作去做啲嘢,唔想好似某人咁為咗某啲嘢去消費。」不過,最令人不禁搖頭嘆氣的是其餘Beyond三子的友情不知不覺已變淡,家強說:「佢知我哋諗乜嘢,如果佢知三個人咁嘅局面,不如唔好搞,無謂拉拉扯扯。」雖然重組夢暫時撲空,但相信家駒在天有靈,都希望三子再拎起結他和鼓棍,永遠高唱我歌。

此外,家強日前接受內地傳媒訪問時,對於有內地文章指Beyond的歌大受歡迎,只是易上口的「口水歌」而已,家強就反駁:「我覺得他(作者)已經錯了,『口水歌』是類似翻唱的歌,人家唱完你又唱,但全新的歌曲怎可能叫『口水歌』呢?」

黃貫中 讚天生領導者

前Beyond成員黃貫中(Paul)談起跟已故黃家駒首次見面時,給他的印象是其「騎呢」的外表,Paul說:「嘩,點解呢個人咁油o架(滿面油光),點解佢會戴副紅色框嘅眼鏡嘅?」不過經過相處後,發覺家駒有內在美,是天生的領導者,不會隨波逐流外,既聰明又有主見,最難得是知人善任。話說當年家駒創作了新歌《大地》,請得劉卓輝填詞,雖然明知歌曲必大熱,但家駒卻親自邀Paul主唱,Paul謂:「我嗰時推o架,同佢講我只識彈結他,但係家駒話首歌好啱我,叫我試吓,我咪唱囉,原來嗰時家駒覺得Beyond需要改變,要換吓主音先有新鮮感。」

世榮常夢會故友

而另一成員葉世榮則說家駒雖已離世20年,但故友仍長留於他腦海中:「我都有夢見家駒,多數都係以前夾band嘅片段,但同佢傾過乜,瞓醒就唔記得咗。」信佛的世榮希望家駒惜緣,如再世為人或去到西方極樂世界,最緊要「活」得開心。

謝安琪 感激偶像鼓勵

謝安琪(Kay)自言聽住Beyond的歌曲長大,覺得已故歌手黃家駒的歌能激勵人心,大讚偶像唱歌有靈魂,而她最愛的歌是《遙望》,更聽聞這歌是家駒在日本望着雪景創作:「首歌係寫對音樂、樂壇追求嘅渴望,以前細個冇咁大嘅感覺,依家做咗歌手有好大共鳴,我都有翻唱過呢首歌。」Kay又話見證Beyond由地下樂壇開始再成功踏上大舞台,對當初做新人的她起鼓勵作用,她更說:「聽佢嘅歌,有種家駒企喺背後,叫我加油嘅感覺囉。」

問Kay當過追星族嗎?她笑言:「有呀,不過Beyond每次做慈善騷,都碰正我考試,但我會溫好書,問准媽咪先會去,不過我唔會企得好近佢哋或者大叫,聽到佢哋嘅歌就得o架啦。」Kay忽發妙想,如家駒在,希望可跟偶像合唱及唱他作的歌,同時最想多謝家駒給予她發奮圓歌手夢的力量。

陳海琪 難忘家駒對樂壇有火

資深傳媒人陳海琪跟Beyond可謂識於微時,提到和黃家駒初次邂逅,她大讚對方態度誠懇:「第一次見面佢知我喺電台做,拎住《再見理想》嘅卡式帶畀我,睇吓我有咩可以幫到佢。(點吸引你播佢嘅歌?)因為佢當時表情好誠懇。」

她笑言家駒在音樂以外有一種鄰家男孩的感覺:「佢除咗音樂,好多嘢都冇所謂,係一個非常nice嘅人,搵佢傾偈佢肯同你傾。」提到家駒生前似乎對樂壇失望,陳海琪說:「佢冇灰心,只有憤怒,佢覺得香港有娛樂圈,冇音樂界,大家聚焦嘅嘢唔同,佢想人哋明佢啲歌講咩,但人哋聚焦喺佢女朋友同搵幾多錢。」

家強為已逝去的兄長,繼續在樂壇發光發熱。

家強、家駒、阿Paul演出時,表現投入。

歌迷最懷念Beyond的光輝歲月。

葉世榮經常想起與家駒夾band的片段。

黃貫中表示當年家駒要他試唱《大地》這首歌。

當年Beyond四子,有鬼馬一面。

VN:F [1.8.6_1065]
0
Rating: 0.0/10 (0 votes cast)
VN:F [1.8.6_1065]
Rating: 0 (from 0 votes)

Popularity: 2% [?]

Digg this!Add to del.icio.us!Stumble this!Add to Techorati!Share on Facebook!Seed Newsvine!Reddit!Add to Yahoo!

Leave a Reply:

XHTML: You can use these tag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  Copyright © 2000-2016 香港只有一個二樓後座, All rights reserved.| Powered by BEYONDMUSIC| ZUGARCUBE by CAROLINE MA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