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kara escort porno izle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
Home » Paul Wong 黃貫中

黃貫中 霸氣搖滾

Written By: TOASTIES MONSTER on 六月 11, 2012 No Comment

矛與盾之間

黃貫中7月的《Rockestra演唱會》,會將搖滾與古典結合,而搖滾與古典分別的群族,基本上是對立的,這種有意凸顯出來的矛盾,令人覺得是社會的縮影。價值觀的矛盾,是現今社會所有衝突的根源,也是很多人終生會面對的問題。兩樣水火不容的事,如何走在一起?人生將面對太多肉眼觀眾不能並存的事情,你要活於中間?還是消滅其中一方?絕對是個考驗。黃貫中過徹頭徹尾的衝突人生,夾band還是搵食?地下還是主流?要繼續夾Beyond,還是拋棄一切單飛?要市場還是要創作自由?你唱我,打你還是忍你?逃避不是辦法,中立也要有中立的理據,這邊先挑幾個音樂上和年齡層面上的問題,聽聽黃貫中的看法。

能分享的知識產權

網絡崛起,將舊音樂圈的運作推向滅亡。按一個share,一首新歌所有朋友都聽到,一傳十,十傳百,從此不用教定鬧鐘睇《金曲挑戰站》。網民竭力維護分享的權利,創作人則要維護知識產權,雙方都有堅硬立場,作為獨立音樂人,黃貫中如何面對?「基本上可以並存,也應該並存,缺一不可。分別在分享背後應該有道德存在。有道德的生物,會懂得自制,這關乎尊重,不是法律問題。若沒有知識產權,我就要食穀種,我花很多心機,用4年做一隻唱片,你4秒就拿了去,一毫子不用俾,就是道德問題。分享有分享的道理,不應抹煞分享的貢獻,所以兩者的確對立,但這種對立是必然的,既然是必然就不用探究應不應該,只需要揭示背後是怎樣一回事。道德層面很難量化,非常抽象,是一種一直改變的相對性,但人類基本核心的善惡是不能被抹煞,沒有道德作為基石的分享,是社會的悲哀。」道德,多麼陌生的名詞,道德你好,好久不見!我看到的是道德在不斷收縮,利益不斷放大,大到蒙蔽了道德。「說到道德,我是60後,小時間老竇覺得我是野獸,應該拿去燒死那種,那年代被罵最沒道德的禽獸,到這一代幾乎可以做神父,距離大到不能想像。以前偷別人的東西來用,肯定被鬧到死,現在哪有偷?Sharing!偷甚麼偷?所以道德完全是相對性,你覺得自己好有道德?可能放在其他時代其他民族,會變成好冇品。但不能奢望這一代會明白我們的價值觀,我反而要盡力去理解他們,回想小時候大人如何鬧自己,就會明白當年我是怎樣想:『死老,你估現在還是50年代嗎?』所以要體諒下一代。」

VN:F [1.8.6_1065]
0
Rating: 0.0/10 (0 votes cast)
VN:F [1.8.6_1065]
Rating: 0 (from 0 votes)

Popularity: 3% [?]

Digg this!Add to del.icio.us!Stumble this!Add to Techorati!Share on Facebook!Seed Newsvine!Reddit!Add to Yahoo!

Leave a Reply:

XHTML: You can use these tag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  Copyright © 2000-2016 香港只有一個二樓後座, All rights reserved.| Powered by BEYONDMUSIC| ZUGARCUBE by CAROLINE MA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