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kara escort porno izle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 ankara escort
Home » Yip Sai Wing 葉世榮

葉世榮 搖滾裡的禪音

Written By: TOASTIES MONSTER on 二月 10, 2010 One Comment

“這次出來,是一個全新的葉世榮,只代表自己,不是 beyond樂隊。”這句話說了,我恍惚聽到玻璃落地的破碎聲,兩秒鐘之後,我知道一直以來心中的那個Beyond給擊碎了,面前的,是葉世榮,獨立的。 “繼2005年《葉子紅了》之後,我已經四年沒發片了,四年之中經歷了很多事,當然也有很多話要說。” 葉世榮來內地為自己的全新專輯做宣傳,給了我們一個值得期待的期待。還有一個期待,那是歌迷對Beyond的期待,我順便問了:“Beyond有沒有重組的可能?” “有,有,有重組的可能。”葉世榮不假思索地回答我,“但不是現在,我們每個人手頭都有很多事在做。”末了,他補充了一句,像是為Beyond遲遲不能重組做個解釋。

Beyond成了一班耽擱太久的航班,讓人等得有些不耐煩。靈魂黃家駒離去後,樂隊曾以三人形式存在,有跌至谷底的沉吟,也有出人意料的輝煌,最終2005年正式解散,其音樂生命也暫時告一段落。現在一般的活動,都是Beyond前成員的兩兩組合,算是樂隊成員之間合作,卻不再是原來的Beyond。這樣各自發展反而擺脫了黃家駒時代留下的盛名難附。葉世榮也承認,“以前三個人的 Beyond確實承擔了不少壓力,老大的離開,突然就沒了靈魂和方向,發了很多唱片才找到三個人的感覺,單飛之後壓力其實減少了”。

單飛的葉世榮開始做個人音樂,他說,他要用自己的聲音唱自己寫的歌,表達自己的想法。首張個人專輯《美麗的時光機器》早在2001年就推出,現在回憶起這張專輯,葉世榮毫不留情地說:“隔了這麼多年,再聽自己的第一張專輯,真的很難聽。”他覺得自己需要鍛煉,需要更多的經驗,才能把音樂水平提高,而香港對於葉世榮太小了,當地歌迷已經習慣於在各種活動上見到他,巡演空間也彷彿只有一個紅勘體育館那麼大。他決定去內地,先從深圳開始,嘗試在不同的酒吧里舉行小型個人演唱會。很多歌迷支持他,信心也因此一點一點累積。 “在內地這段時間,經驗越來越多,膽子也越來越大,我先在廣東省巡演,然後在別的省份開演唱會,過去八年裡,我走了內地很多地方。”他確實走了很多地方,流利的普通話就能證明。跟他對話的一開始,我就注意到:葉世榮的普通話跟很多香港藝人不一樣,相當流利。

多年的歷練全集中在葉世榮的新專輯裡,其實這張專輯 2009年9月已經在香港發片,港版名字叫《慈悲》。我從網上摘了段歌詞記錄下來:“慈悲/給眾生分憂/慈悲/施予的雙手/不執著/只想小我獲豐收。”禪意很是濃厚,難怪很多人把他的音樂叫做“菩提搖滾”。 “我不是故意把我的音樂做成’菩提搖滾’ 的,我做音樂就是想表達愛心。”葉世榮這樣解釋我對“菩提搖滾”的疑問。也是。搖滾音樂致力於公益事業在國際樂壇上已是一種流行,像 U2樂隊,在環保上便頗有建樹。葉世榮在過去的一年裡,參加了很多愛心義演,這張專輯是有感而發。 “菩提是覺悟的意思,菩提音樂是要讓人明白人生的道理,告訴人們應該去做什麼。”他無意間把這張專輯創造和存在的目的傳遞了出來。看來新專輯的內容,得聽個百兒八十遍才能明了了。不過,葉世榮說,內地發行的唱片會有很多不一樣,除了國語歌之外,會更多地涉及感情這個主題。他覺得國語婉轉,特別適合唱慢板抒情歌。至於搖滾,還是粵語搖滾好駕馭,畢竟是母語。

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看到、聽到葉世榮。他的安靜徹底摧毀了我曾為他築起的搖滾憤青形象。我驚訝,不只驚訝他安靜的聲音,還有那眉眼間的安靜如水。 “有很多人問我,你這麼安靜的人為什麼還要去玩搖滾? 我說,我就是喜歡,沒辦法。”葉世榮還沒等我開口,就把我心裡的疑問回答了,大概我早就把疑問不自覺地掛上眉頭了,更或許他看見太多與我十分相似的表情,搶先答了。他竟然有些害羞,我很難把他與Beyond鼓手加主唱這個曾經的頭銜聯繫起來。不過,他說,他一打起鼓來, 會不由自主地開心,就忘了束縛。 “所有樂器都是表達內心的工具,它們跟安靜不安靜沒關係。” 音樂是葉世榮產生化學反應的介質,這個介質讓他在靜態與動態間自由轉換,他特別地愛它,搖滾的那種,尤其是英式搖滾。

剛巧,為葉世榮拍攝的攝影師是他的fans。精心策劃的拍攝腳本竟然與拍攝對象的本真性格不謀而合。當你看到這組大片時,你會覺得葉世榮所有的性情都擺在了那裡。還是安靜,在繁忙的舞台背後,雜亂的道具旁邊,他喜歡安靜地坐著,或者用很純淨的眼神望著什麼,就像他現在做的音樂,“菩提搖滾”,聽起來兩個完全不搭界的名詞,被他的音樂連結起來。而我寧願認為是被他的安靜連結了。整個拍攝過程,像是一部安靜的電影默片,通過表情和肢體動作來傳遞出電影語言。一頂鴨舌帽子,在他的頭上擺了幾種姿勢,他只是安靜地看著給他擺帽子的人。他在等,等所有一切都OK了,拍那張片子。那等待的姿態安然得像是生活的一部分。葉世榮說,“這麼多年都沒有再發專輯,沒有再開演唱會,我在等,等我的音樂成熟了,讓歌迷看到不一樣的我。”至於成功與否,葉世榮並不強求。 “成功是努力加等待,在等待中努力就好了。”Beyond時代,他也是這樣走過來的。樂隊成員未成名之前白天工作,晚上練歌,剛開始默默無聞,幾近放棄,直到《大地》專輯的推出才風生水起。單飛之後的葉世榮並不介意把自己曾經“做過的功課”再溫習一遍。 “年輕人不要為了出名而唱歌,整天想怎樣才能紅,只要把音樂做好,樂曲水準提高了,肯定有好多好東西跑過來找你。”他沒有跟隨唱片公司的商業理念唱些時下流行的歌曲,或者把自己的音樂局限在某個特定的年齡段。 “我要創造一個市場,做別人沒有的,如果你有,市場就跟著你走,別人做什麼,你做什麼,未必能成功。”

對葉世榮的了解,大半人的觀點還停留在Beyond年代。他不是葉世榮,他是Beyond不可或缺的一個分子。我竟然也習慣性地在網上搜索葉世榮這個名字,問一些老掉牙的問題,連他自己也說,網絡上的資料是20年前的,許多已經改變了。 “聽內地版專輯,你可能會以為完全是另一個人。”他說了自己最大的不同,“那是世榮風格。”葉世榮有了很多不同的想法,也與不同的音樂人合作,自然不再是Beyond裡的那個會打鼓的搖滾歌手。 “以前我喜歡釣魚,現在不釣了,魚兒好端端地在水里游著,你卻拿東西騙他上來。我不殺生,現在也勸別人不要殺生。”他是信佛的,這個信仰對我的許多好奇都是個完滿的解釋,也無需再多問。

  後記:

採訪現場,葉世榮一直很在乎別人的感受。屋子裡的座位被雜七雜八的物件占得滿滿噹噹,只有桌子空著,他看我一直站著,招呼我說,“你可以坐在桌子上啊。”

他怕自己離錄音筆太遠,聲音不清楚,特意轉過身子對著它。這些小細節,讓我心底泛出些莫名的溫暖,再回頭聽這段錄音,當時的場景仍在。

VN:F [1.8.6_1065]
0
Rating: 9.8/10 (4 votes cast)
VN:F [1.8.6_1065]
Rating: 0 (from 0 votes)
葉世榮 搖滾裡的禪音9.8104

Popularity: 10% [?]

Digg this!Add to del.icio.us!Stumble this!Add to Techorati!Share on Facebook!Seed Newsvine!Reddit!Add to Yahoo!

One Response to “葉世榮 搖滾裡的禪音”

  1. giggle says on: 14 七月 2010 at 下午2時38分

    点解… 点解在香港原創的 “B E Y O N D”
    不能傲然獨立地復活過來?是一種神級的文化音樂嗎?
    3子4子5子…有區別嗎?

    只想再真真實實听聽到你們的《呼吸》

    Now… It is beyond me.

    UN:F [1.8.6_1065]
    Rating: 0.0/5 (0 votes cast)
    UN:F [1.8.6_1065]
    Rating: 0 (from 0 votes)

Leave a Reply:

XHTML: You can use these tag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  Copyright © 2000-2016 香港只有一個二樓後座, All rights reserved.| Powered by BEYONDMUSIC| ZUGARCUBE by CAROLINE MA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