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告: 以下內容版權所有, 請勿轉載
 

豈有豪情似舊時•黃家強
•《壹週刊》 Vol. 881•25.1.2007


余 家 強 訪 問 黃 家 強 。
在 我 讀 大 學 , 亦 即 Beyond 火 紅 的 年 代 , 親 愛 的 女 同 學 們 會 扮 fans 口 取 笑 我 : 「 家 強 , 唔 好 咁 cool 啦 , 我 一 樣 支 持 你 。 」 語 帶 雙 關 , 那 時 , 「 家 強 」 是 少 爺 仔 脾 氣 、 情 緒 化 、 細 佬 、 配 角 的 代 名 詞 。 黃 家 駒 從 來 是 神 話 , 黃 貫 中 唱 得 talk 得 , 葉 世 榮 靦 英 俊 也 自 有 擁 躉 ; 剩 下 黃 家 強 永 遠 嘴 藐 藐 , 崗 位 上 彈 bass 先 天 已 不 起 眼 , 又 有 哥 哥 衫 尾 之 嫌 , 成 為 最 不 討 好 的 一 員 。

甚 至 九 三 年 家 駒 意 外 身 亡 , 然 後 Beyond 解 散 , 大 眾 的 同 情 心 沒 落 在 這 個 弟 弟 多 久 , 反 怪 他 好 食 懶 飛 , 遲 遲 未 能 獨 立 發 展 。 盛 傳 黃 家 強 繼 承 了 亡 兄 龐 大 保 險 金 唔 使 做 , 又 被 記 者 影 到 他 當 街 趕 女 友 落 車 … …

出 人 意 料 的 是 , 去 年 黃 家 強 與 那 位 被 他 趕 下 車 的 日 籍 女 友 拉 埋 天 窗 , 男 嬰 即 將 於 三 月 出 生 , 又 開 展 事 業 當 起 經 理 人 , 幸 福 小 男 人 的 步 伐 , 一 時 來 得 好 快 , 比 其 他 rock 友 都 快 。 「 算 不 算 成 就 ? 」 黃 家 強 反 問 余 家 強 。 當 然 算 , 他 的 故 事 固 然 不 及 家 駒 的 傳 奇 和 世 榮 的 悲 情 , 但 平 淡 是 福 。 當 青 春 燃 燒 得 七 七 八 八 , 既 不 能 「 衝 開 一 切 」 唯 有 「 再 見 理 想 」 , 圖 個 安 身 立 命 , 把 希 望 寄 託 在 兒 子 , 於 人 於 己 都 更 安 定 繁 榮 。 正 如 我 。

黃 家 強 在 Beyond 是 最 不 討 好 的 一 個 。

Bass
並 非 一 如 所 料 , 黃 家 強 說 , 他 夾 band 不 是 受 哥 哥 影 響 , 最 初 原 來 跟 朋 友 玩 。 「 他 們 叫 我 唱 主 音 — — 當 年 的 band 仔 很 單 純 , 最 無 人 肯 做 的 位 置 反 而 是 主 音 , 因 為 無 得 玩 樂 器 ; 換 轉 現 在 發 明 星 夢 的 , 才 爭 住 唱 。 」

黃 家 強 也 不 甘 心 齋 唱 , 就 學 起 bass 來 。 後 來 Beyond 的 bass 手 離 隊 , 拉 攏 他 加 入 的 也 不 是 黃 家 駒 而 是 葉 世 榮 。 「 家 駒 要 求 很 嚴 格 , 我 要 追 上 他 們 的 水 平 很 辛 苦 , 好 在 bass 最 易 上 手 , 但 音 色 也 最 不 搶 耳 , 像 注 定 我 日 後 的 角 色 , 都 無 所 謂 , 我 有 得 玩 就 得 。 Band 仔 通 常 鍾 意 彈 結 他 , 其 次 打 鼓 , 我 就 抵 得 諗 , 所 以 很 多 人 找 我 夾 , 高 峰 期 身 兼 七 隊 。

「 我 不 介 意 大 家 誤 解 我 家 駒 衫 尾 無 出 息 , 靠 衫 尾 不 可 能 這 麼 多 年 , 尤 其 他 如 此 執 的 人 。 早 知 道 緣 分 咁 淺 , 我 更 應 慶 幸 , 好 在 跟 住 他 玩 共 同 興 趣 , 匆 匆 三 十 年 , 一 般 兄 弟 不 會 像 我 們 相 處 得 咁 密 切 。 「 我 另 有 一 兄 兩 姐 , 稱 呼 他 們 『 大 哥 』 、 『 家 姐 』 的 , 唯 獨 對 家 駒 慣 了 直 接 叫 名 , 像 死 黨 一 樣 。 」

所 以 他 們 是 歌 星 , 不 算 音 樂 人 , 我 是 來 玩 音 樂 的 。

孤 獨 的 路
樂 器 反 映 性 格 , 說 低 調 如 bass 的 黃 家 強 寸 , 倒 不 如 說 他 多 愁 善 感 , 不 通 世 務 。 有 次 Beyond 出 show , 他 中 途 離 場 去 提 款 機 , 鬧 出 笑 話 。

「 那 時 一 日 跑 幾 場 , 大 地 喜 歡 你 衝 開 一 切 再 見 理 想 , 人 來 來 去 去 要 求 我 們 表 演 這 四 首 歌 , 彈 到 厭 。 有 時 場 地 根 本 support 不 到 , 靠 播 帶 , 我 們 上 台 拿 樂 器 只 是 扮 彈 , 我 心 諗 千 辛 萬 苦 從 地 下 浮 到 地 面 了 , 為 什 麼 在 音 樂 上 反 而 開 倒 車 ? 把 鬼 火 就 走 去 ! 」

黃 家 駒 作 為 隊 長 顧 全 大 局 , 葉 世 榮 沉 默 世 故 , 黃 貫 中 憤 世 嫉 俗 但 勝 在 大 鳴 大 放 懂 製 造 話 題 ; 年 紀 最 輕 的 黃 家 強 對 樂 壇 對 世 情 最 多 不 滿 但 最 不 擅 表 達 , 旁 人 只 覺 他 永 遠 一 臉 不 屑 。

黃 家 強 對 fans 也 不 親 民 。 「 以 前 住 勝 利 道 , 那 裡 多 人 養 狗 , 有 次 落 街 被 fans 圍 , 我 一 不 小 心 踩 中 狗 屎 , 同 一 時 間 遞 過 來 竟 是 一 本 簿 索 取 簽 名 , 我 沒 好 氣 說 : 『 不 如 你 遞 張 紙 巾 俾 我 好 過 啦 。 』 真 的 , 我 很 怕 與 fans 打 交 道 。 」 直 至 哥 哥 忌 日 , 他 仍 會 為 歌 迷 掛 住 在 墳 前 合 照 留 念 而 大 動 肝 火 。 難 怪 Beyond 後 , 黃 家 強 獨 立 發 展 也 來 得 遲 。 ○ 二 年 才 以 新 人 姿 態 與 黃 伊 汶 、 關 心 妍 同 台 角 逐 , 說 來 也 自 感 尷 尬 。

「 我 沒 請 經 理 人 , 為 的 是 多 一 點 自 由 , 不 想 重 複 Beyond 的 影 子 , 音 樂 又 堅 持 一 手 包 辦 , 就 什 麼 都 慢 過 人 。 」

— — 成 功 的 歌 星 不 一 定 要 創 作 。 「 所 以 他 們 是 歌 星 , 不 算 音 樂 人 , 我 是 來 玩 音 樂 的 。 我 從 不 將 自 己 撥 入 小 眾 , 只 不 過 不 想 做 一 般 曲 式 。 這 是 大 眾 傳 媒 的 共 識 , 你 不 依 他 們 遊 戲 規 則 , 他 們 就 會 將 你 界 定 為 小 眾 、 曲 高 和 寡 , 總 之 置 諸 不 理 , 樂 得 少 個 人 爭 食 。 」

黃 家 強 走 一 條 比 Beyond 時 期 更 孤 獨 的 路 。

黃 家 強 的 太 太 Makiko , 現 已 腹 大 便 便 。

轉 性
直 到 近 一 年 來 , 黃 家 強 像 開 了 竅 , 人 生 忽 然 放 快 格 。 先 是 簽 了 做 樂 隊 Kolor 的 經 理 人 。

「 今 時 今 日 rock band 其 實 無 得 做 , 但 無 得 做 的 意 思 只 不 過 賺 不 到 大 錢 , band 仔 到 時 到 候 有 一 種 使 命 感 , 世 榮 如 是 我 如 是 , 希 望 有 人 接 到 班 。 我 們 從 不 懷 疑 自 己 的 貢 獻 , 聽 Beyond 長 大 的 會 較 為 熱 血 , 聽 達 明 的 會 懂 得 另 類 思 考 , 或 者 至 少 影 響 了 一 代 人 知 道 , 音 樂 原 來 應 該 是 自 己 做 出 來 的 。 現 在 的 樂 壇 就 只 會 令 後 生 仔 女 發 明 星 夢 , 一 邊 聽 歌 一 邊 諗 : 容 祖 兒 可 以 紅 我 都 可 以 紅 啦 , 我 都 要 好 似 佢 著 咁 多 靚 衫 。

「 夾 band 不 合 時 了 , 但 總 要 有 人 延 續 下 去 。 」 傳 承 的 想 法 , 更 實 際 莫 如 生 仔 , 但 首 先 得 結 婚 。 「 我 太 太 ( Makiko ) 是 日 本 人 , 在 香 港 做 日 英 翻 譯 , 不 太 會 說 廣 東 話 , 我 跟 她 溝 通 用 英 語 — — 我 英 文 有 幾 好 ? 事 在 人 為 , 像 相 處 之 道 也 要 靠 慢 慢 適 應 。

「 所 以 她 不 可 能 是 Beyond 歌 迷 , 很 好 , 歌 迷 對 偶 像 有 太 多 夢 想 , 到 真 正 接 觸 , 發 覺 偶 像 只 不 過 普 通 人 , 會 很 失 望 的 。 何 況 我 真 是 普 通 人 , 有 時 不 懂 控 制 情 緒 — — 趕 女 友 落 車 ? 一 次 被 人 影 到 作 古 仔 , 我 和 她 都 屬 於 大 情 大 性 。 」

雖 然 閃 電 結 婚 ( 拍 拖 僅 半 年 ) , 黃 家 強 說 , band 仔 有 時 比 普 通 人 更 傳 統 。 「 一 定 要 先 結 婚 後 生 仔 , 這 樣 對 孩 子 才 公 平 。

「 我 知 道 很 多 人 睇 死 我 爛 蒲 唔 定 性 , 現 在 又 話 我 修 心 養 性 。 想 講 的 是 , 我 從 不 覺 得 自 己 唔 定 性 , 但 如 果 要 去 刻 意 迎 合 人 討 好 人 才 等 於 大 家 眼 中 的 定 性 , 我 做 老 豆 後 也 不 會 定 性 。 」

會 不 會 帶 兒 子 進 band 房 , 子 承 父 業 , 都 言 之 尚 早 , 黃 家 強 說 , 唯 一 確 定 的 是 會 讓 小 朋 友 從 樂 理 學 起 , 保 送 考 皇 家 音 樂 學 院 試 那 種 , 即 係 , 跟 自 己 街 童 式 自 行 摸 索 完 全 不 同 。 「 因 為 想 他 的 路 行 得 無 咁 辛 苦 。 」

預 計 四 月 , 做 爸 爸 的 還 會 的 起 心 肝 推 出 歷 來 才 第 三 張 的 個 人 唱 片 , 算 是 滿 月 禮 物 。


堅 持
黃 家 強 婚 禮 , 黃 貫 中 缺 席 。 早 有 傳 聞 , 兩 人 不 和 是 Beyond 餘 下 三 子 解 散 的 原 因 。 言 談 之 間 , 他 提 起 葉 世 榮 的 次 數 的 確 遠 比 黃 貫 中 多 。

「 家 駒 走 了 七 年 , Beyond 才 分 開 , 否 則 可 能 更 早 散 band , 正 因 為 外 界 批 死 我 們 會 因 家 駒 離 去 而 一 蹶 不 振 , 不 想 衰 俾 人 睇 又 維 持 多 七 年 。 搞 音 樂 , 其 實 一 早 有 各 自 想 法 , 死 守 在 一 起 , 一 樣 會 俾 人 彈 食 老 本 。

「 說 過 分 開 就 自 然 各 有 各 忙 , 我 和 阿 Paul ( 黃 貫 中 ) 都 不 計 較 , 是 外 間 人 在 幫 我 們 計 較 , 我 們 自 己 之 間 要 信 得 過 。 」

溫 拿 搞 卅 三 周 年 演 唱 會 , Beyond 明 年 也 年 屆 銀 禧 了 , 黃 家 強 說 : 「 都 要 睇 有 沒 有 時 間 , 我 們 不 是 『 台 上 見 』 那 種 組 合 , 是 真 的 要 放 低 各 自 手 頭 工 作 , 一 齊 夾 番 有 新 創 作 產 生 , 這 樣 才 好 意 思 開 show 。 「 你 說 像 溫 拿 今 次 的 新 歌 由 作 曲 填 詞 到 編 曲 監 製 都 假 手 於 人 不 也 快 靚 正 嗎 ? 那 是 溫 拿 的 風 格 , 他 們 從 不 算 創 作 樂 隊 。

「 在 Beyond , 一 定 不 可 以 。 」


淨 土
Beyond 解 散 , 二 樓 後 座 由 原 業 主 葉 世 榮 持 有 , 葉 長 期 北 上 打 拼 , 作 為 總 壇 也 只 得 出 租 。 仍 供 奉 家 駒 銅 像 的 , 是 家 強 在 大 角 咀 的 新 band 房 , 家 的 感 覺 , 比 二 樓 後 座 更 濃 烈 。

「 我 捨 不 得 租 給 人 , 器 才 不 算 新 淨 , 但 我 很 愛 錫 , 怕 人 家 搞 壞 , 又 不 識 叫 人 賠 , 注 定 我 做 不 成 生 意 人 。 實 情 是 , 想 藉 此 鞭 策 自 己 勤 力 些 , 才 不 至 丟 空 場 地 。

「 你 可 以 笑 我 出 產 慢 , 但 不 可 以 笑 我 懶 。 」
   

 
警告: 以上內容版權所有, 請勿轉載
 

Copyright© 2000-2007 Beyond Music Group. All rights reserved.